• 1
  • 2
信息公开
联系我们

    地址:广东河源

    邮编:5796511

    手机:0726-6806800

    Q Q:

    邮件:

信息公开
  • 为官贬官 行旅诗兼谈驿道上记载的那些事
    来源:中共东源县委宣传部  日期:2018-05-26 21:36:00  点击:245  属于:信息公开

    复询驿吏知风谣——读颜检《衍庆堂诗稿》行旅诗兼谈驿道上记载的那些事

    由于为官贬官辗转多省,所以行旅诗占颜检诗作大部。行旅当中,因为时空转换自然旷远,心情变化顺势起伏落差大,所以多有撞击心灵的名篇。这里只从《衍庆堂诗稿》部分在驿站、驿途中的作品,看颜检在驿道上遇到的人事情景。
    嘉庆十一年(1806)十月,颜检遣戍新疆,《衍庆堂诗稿》卷四《西行草》即赴戍途中写成。《瓦云驿口占》:“鞭丝摇飏晓光浮,日向长安策马游;今午传餐瓦云驿,又闻疆域是兰州”——驿站里有食堂,来往人员可以在驿站吃饭。瓦云驿争嶕峣。山川于此互吞吐,夕阳在山归山樵。我驻邮亭拭尘面,复询驿吏知风谣?数年战鼓劳战卒,歼除虺蜴②擒鸱鸮③。天子明圣将士勇,铙歌奏凯风烟消。人心向化天心顺,又看冬雪膏春苗。但愿三时不害灾,五风十雨长相调。含哺鼓腹④游熙朝⑤,尔民买犊卖宝刀。
    瓦亭驿在今宁夏固原县南瓦亭村,“瓦亭烟岚”为清代瓦亭依山傍水,古有“铁瓦亭”之称,是历史上西北重要关隘之一,“群峰环拱,四达交驰”,为“用兵扼要之地”。据清代《重修瓦亭碑记》载:“瓦古属泾州,途景物事物多会在诗即今甘肃省平凉市泾川县。《宿瓦亭驿》:
    瓦亭驿上群山高,瓦亭驿外鸣奔涛。奔涛下注数十里,迂回屈曲沿山坳。玉宇澄清日华动,冰光凌乱天光招。万壑晦明分向背,千峰前后亭者多会写入笔记。此柔远驿亦属凉州,在今甘肃省武威县西北丰乐。
    《由水泉驿过峡口至新河驿,是日省许昌朝冠,曾作龙场驿吏来。”龙场驿在贵州省贵阳市修文县,明代大儒王阳明(谥文成)曾贬龙场驿丞,在此开悟,创立“心学”——驿站名人功业一定会记载下来,甚至连篇累牍,如王阳寒甚》:
    野树晓纵横,栖鸦冻不鸣。云垂含雪意,毂转碾沙声。峡口疑无路,山坳忽有城(一路堡寨皆若城然)。居人指颓壁,版筑肇秦嬴(长城犹在,惟颓败耳)。嘶鸣。“我驻邮亭拭尘面,复询驿吏知风谣?”——驿站可以住宿,到驿站洗了脸,又问驿站工作人员,知不知道当地有什么风俗和民谣。
    《凉州行馆偶咏即索王辛叔和》:“旅馆孤岑夜,还
    沿边存旧堡,驾牡有高轮(西凉一带皆驾高轮之车)。马熟出关路,途多行戍人。岭深风料峭,裘冷仆逡巡。且向新河宿,前程更问津。
    ——来往官员多能诗,多有相当学问,沿固原州十景之一。溯游从之嗟迢遥。从者驰马我循辙,轮音荦确①嘶声骄。征车至止日已暮,中夹注记载下来。水泉驿在今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西北水泉,新河驿位于甘肃省张掖市山丹县城东南。
    《宿盐池驿》:“邮亭息征马,八年癸丑(1793)冬出任云南盐法道,嘉庆四年己未(1799)平“猓黑军”(以彝族等为主),调任迤南兵备道,夕阳山半衔;暮云忽暝合,明月生庭帘。东道具鸡黍,庖人列虀盐⑧;欲语食中味,其如殊酸咸”——驿站风景,居室状况,甚至所吃食物、味道都会有人记录下来。《由盐池驿至临水驿》:“旷野无村屋,居然天一涯;栖禽喧晓树,走马飏晴沙。人著装棉服,牛拖载土车;我身原不系,转毂似乘槎”——当地人穿什么衣服,路上走什么车,也会记载下来。盐池驿、临水驿均为明代河西地区凉州卫经由甘州、肃州二卫至嘉峪关所设驿站。
    遣戍新疆“逾一载”,嘉庆十二年(1807)末,颜检从新疆“释回即赴南河工次”,东归途中写成《东归草》(引文见《衍庆堂诗稿》卷七《奉命释回即赴南河工次纪恩述事四首》)。
    《自双井驿,据陇东陲,为九塞咽喉,七关襟带。北控银夏,西趋兰会,东接泾源,。文成事业前深沟驿》:
    忽然岚气上与云气合,山风四起遍野皆作飕飕声。砂石扑人面,咫尺不相见。轨路辙尽迷,舆人色为变。我语舆人且勿喧,愿听客子歌一言。从来风云不可测,顷刻变幻无因缘。
    ——沿途气候突然变化,旅人眼观肤感,以及乘客与车夫的对话都会详细记录下来。“我语舆人且勿喧,愿听客子歌一言;从来风云不可测,顷刻变幻无因缘”——恐怕也是借题发挥,抒发对自己人生际遇的感慨吧。
    《由安定县至西巩驿》:
    宋筑边城旧,安西与定西(宋始筑安西、定西二城,后并为县)。汉槎传博望(县存胡麻岭,张骞使西域得其种以归),天水镇羌氏(县属巩昌府,在汉为天水)。路接青岚上(是日过青岚山),山疑朱圉低(朱圉山在宁羌境,亦属巩昌)。夕阳开霁色,处处白云齐。
    ——当地历史沿革、名人轶事、山川风物,也会在旅人诗文中有所记载。西巩驿在今甘肃省定西市政府所在地以东。《由西巩驿至会宁县》“征程卅里蹴晴澜,我亦随人脚不干”,句注“是日往来涉水数十次,足三十里,所谓七十二歩脚不干,即此地也”——沿途路况及旅人行路情景都会有记录。
    嘉庆十五年(1810),颜南连巩秦,诚冲衢也。”古瓦亭关城筑在蜿蜒的金佛峡山谷中,古人说这里流水声如弹筝,“行人闻之歌舞而去”,故称弹筝峡。瓦亭关城“南门外有暖泉,有大渠,足资耕牧”。由于历代驻有军队,这里得到了开发,特别是清代,周围荒地进一步被开垦,并植以杨柳。葱郁的山峰,坚固的城池,依依杨柳,潺潺流水,相映成趣。每当雨至,烟云蓊郁,倚关城堞楼远眺,眼前好一幅云山烟雨图。“瓦亭烟岚”即由此景而名之。“从者驰马我循辙,轮音荦确嘶声骄”——驿途中侍从骑在马上,颜检坐在车上,车轮嘎吱作响伴着驿马寻旧雨⑥谈;惊心年半百,行路月逾三。腊酒杯频酌,村茶味亦甘;吟诗是清福,唱和未为憨”——驿馆夜宿最动旅愁,旅愁最兴诗思,旅人会在驿馆作诗流传下来。凉州今为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。《由柔远驿至永昌县途中遇成悟菴侍郎入都》:“晴宇拥朝暾⑦,征夫又驾辕;石掀车未稳,冰解水初奔。老树含生意,浮雪看远痕;中途逢旧雨,且复叙寒温”——驿道上多有官员往来,时常会遇到旧识,一番寒暄过后,又要劳燕分飞,各奔东西;故交知音,孤旅相逢,感慨系之,晓发遇风,是日至市长葛县。颜检此前于乾隆五十加按察使衔,从云南回京入觐,故有“挥鞭轻万里”“六载著征衣”之说。赴滇过贵阳,《龙场驿》:“错节盘根识异才,英豪所遇亦艰哉检从湖南岳常澧道道台,调任云南按察使,按理应进京觐见皇上谢恩,于是即从湖南起程经湖北已达河南,但驿道途中接到皇上批折,令其“不必来京速赴新任”。他丝毫不敢怠慢,立即策马调头折向西南,旅次集成《南征草》(《衍庆堂诗稿》卷八)。
    《抵石固驿奉到批折,谕令不必来京速赴新任,次日即返辔南行,留别诸同好并示焘儿》:
    行行路已近邦幾,一骑前驱奉表归。臣懦敢云终称职,圣慈犹自望之非(时有“痛改前非”之谕)。半途恩许回程速,九折身先策马飞(用王尊事)。漫笑挥鞭轻万里,我曾六载著征衣。
    ——驿道上接到皇上谕令之记载。石固驿在今河南明之“龙场悟道”。
    道光六年(1826),颜伯焘由延榆绥道调补陕西督粮道(后又由粮道升授陕西按察使),请在淮安漕运总督任上休致的颜检到西安养老。赴陕途中,《过峡石驿遇杨孝廉日都,计偕北上,诗以赠之》:“道左适然值,相携良可欢。知君来蜀道,先我客长安(杨君为焘儿戊寅科西川所取士也,此次路过西安,在焘儿行馆小住半月有尊,故云)。志士胸襟阔,征途剑佩寒。蓬瀛⑨春色早,花到上林⑩看。”记录驿道上颜伯焘门下生与师祖相遇,长辈对晚辈一些赞许和祝愿。峡石驿在今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。来到西安,又有《西安行馆咏怀二首》(之一):“得著初衣⑪是散仙,欢承子舍沐恩偏;臣身去国臣心恋,再拜丹霄又一年”(上年嘉平⑫望日⑬予正拜辞赴督漕任)——来到颜伯焘处,记录当时心境,忠耿老臣还是惦念陛下惦念国事。(俱见《衍庆堂诗稿》卷十《归去来草》)
    郑敬道夜宿河源县义合驿,留下了《宿义合驿》:“义合皇华馆,滨溪复枕山;凫翔波上下,苔绣石斑斓。蛋艇丝纶没,田家竹户关;吏才难展处,何计拯民艰?”——驿馆坐落,江上飞鸟,苔漫石阶,船上钓者,周边农户诸情景,皆清晰可见。江绍仪与弟弟在龙川县雷乡驿分别,作有《正月廿五龙川别五舍弟》:“说尽离愁坐到明,一灯相对赵佗城;今朝分手江头路,君望归程我去程”——兄弟情深,离家渐远,感叹此去不知分手又要几年。龙川县、河源县、和平县、永安县(今紫金)、连平州所有驿站、驿铺设置及驿道走向衔接,各县志均有明确记载,今河源地区此外不存在“长时间被人遗忘”或“被人遗忘已久”的驿道,更遑论“千年粤赣古驿道”。驿道即不可能“藏身深山老林中”,也不可能“星罗棋布”。这些没有任何根据而误导视听的假想臆说,无论对于严谨的考古工作,还是以事实为依据、真实性为原则的新闻报道工作,都是不严肃的。
    这里再次敷陈事实,驿道乃全国一盘棋,驿站、驿铺一定由政府规划写入政府公文,且由政府建设政府管理,所以不存在中央文献、地方史志、官员士人诗文之外的所谓“古驿道”。

    下一篇:无

友情链接